【2008/08/05 聯合報/副刊】  文\馮傑

兩者是文化史裡最經典的「通感」。

白居易〈琵琶行〉裡,有「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是錚錚錝錝、氣勢磅之聲。詩句行走的聲音。說的就是琵琶。

「可是琵琶怎麼能吃呢?」有一天,小孩子忽然問我。

對呀,我小時候第一次聽到枇杷能吃,也有這樣的感覺。音樂怎麼能吃呢?

世上一定是先有枇杷,後才有琵琶的,琵琶正是因為形狀像枇杷而得名。屬於因形賦聲。

因為想模仿古典,我就也在院子裡栽了一棵枇杷樹,五、六年了,臂膀高過屋簷,卻還沒有結果。這是一棵不孕的枇杷。

後來,別人告訴我:枇杷有雌雄兩種,竟也像男女一樣。雄的光長葉子不會結果。

大概我家的那個就是。枇杷有著植物誌裡最好的樹形,葉子輪廓優美,倒讓我做了許多書籤。在單調的書裡,讓我看到河流的走向。

知道這個情況後,我就再也坐懷不亂了,枇杷不結就不結吧,一棵枇杷自唐代走來已屬不易。那麼每天我就只好在樹下吃宋詞、吃唐詩,吃白居易製造出來的那些音樂之聲。

今年門口那棵枇杷虛晃一槍,竟結果了,是我對枇杷誤讀,就像「枇杷」與「琵琶」的通感。

*引用網址:http://udn.com/NEWS/READING/X5/4456120.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