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去澳洲,一方面是觀光,一方面是為目前在澳洲打工旅行的弟弟帶補給品去,其中最重要的一樣就是筆記型電腦了。(提的我重死了。)


雖然是第二次出國,但這次行前準備得非常匆促,我很晚才決定要去澳洲,再加上有時間、空間的限制:8/6以後的都不行,一定要經過布理斯本,所以最後還是挑了同事推薦的鳳凰旅行社,去東澳玩。

與上次出國相比,這次我是單人出國,團費比較高,而且從第一天開始便狀況不斷。

怎麼說呢?

第一天
到桃園機場的路上,我們才剛過楊梅收費站,車子便拋錨了。差點趕不上飛機,緊急之下,便在楊梅交流道下包車前往機場,花費800大洋,幸好只遲到了20分,若在飛機起飛前一個半小時還沒到,領隊說就不等我了。

根據事後瞭解,引擎附近的兩條水管破裂,造成水箱溫度過高,才會造成此次慘案。老爸發現車壞了,狂吼電話裡的保養師傅,當場我們沒人敢說話。花了1300大洋。

第二天:
經香港轉機後,飛到澳洲雪梨。拿行李時,我發現我的行李箱有了裂痕。

行李是硬殼子的,記得第一次出國時,人家告訴我,飛機行李都是用摔的,所以要找堅固耐用、硬一點的行李箱。明明上次飛日本北海道完全沒事,為什麼這次飛澳洲就破了。此時同團的團員要我找機會買新的行李箱。我上哪兒買啊?澳洲物價又貴!(跟台灣相比,大概貴了3-4倍吧)

晚上,我的手機變電器壞了、手錶沒電了。

因為插頭提供的電流是240V,我的舊款手機只支持到150V,插上去沒多久,只聞到陣陣焦味,然後,拔下來再插上去,就不動了。(一臉無辜~)問題就在於,行前老弟三令五申,要我帶手機,好方便聯絡,一旦沒了手機,下場只能是個「慘」字可形容。

同時插上去的電器還有MP3跟數位相機的充電器,沒事。我百思不得其解。隔天才知道,我們投宿的這間市區旅館,他在洗手間內設有115V的插座。但是,來不及了。

第三天,在回飯店的那段山路上,我吐了。

晚上吃自助餐,然後回飯店時,司機運用高超的飛速順暢的在山路上走著,一會兒右傾,一會兒左傾,很來就已經因為左右轉轉轉得不太舒服了,結果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竟然是一口水,我只記得當時感到口渴,便拿出水來喝了一口,喝下後只覺得那口冰水順著食道滑入胃裡,然後,過一會兒,反胃的感覺出現了。本想壓抑下來,最後還是忍不住。最重要的是,因為吐了,所以奧運會場的夜景沒看到。也因為胃筋攣,隔天不太敢吃東西。

當晚,我下樓到大廳找公用電話,竟然沒有!(以前在日本飯店大廳都有好幾個的說)我也沒想到房間內可以直接打,便到櫃臺問電話在哪兒(我想服務人員大概覺得很莫名其妙,但在我堅持詢問下,才告訴我外面有)。雪梨晚上滿冷的,我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袖,披上姑姑給的斗蓬,焦急的到飯店外頭找電話打。一出門便看到對面有座電話亭(此時路上已少有人車),便衝過去要打電話給老弟,哪知硬幣竟然投不進去,緊急下本想到飯店旁邊的雜貨店(因為吐了,所以怕晚上會餓,遂去雜貨店某了包洋芋片,結果竟要3.2澳元,相當台幣一百塊)問,但才走到雜貨店旁的BAR時,便看到轉角處有兩座電話亭(澳洲的電話都是投幣、插卡兩用式的),幸好這次順利打通。聯絡完事項後,我打國際電話回家報平安順便說明情況,結果老媽竟然只是「噢」一聲,一句安慰也沒有!以前不都很囉唆的嗎?怎麼這次都不理我?嗚~~

第四天
終於來到布理斯本-黃金海岸,在布理斯本的中國城吃中餐時,順利交接。也終於卸下重擔,不用到哪兒都背著筆電,累個半死。才在慶幸今天整天都還滿順利的,只不過精神差了些罷了,隔天,在黃金海岸,我又吐了。

這下我確信這趟旅途,我的胃袋經不起折磨,所以那些吃到飽的自助餐,我沒有福份。

當晚我做的第一個錯誤決定是坐在一家子男生的旁邊,看他們吃的飛快,我也不自覺的吃快了起來,吃得快當然就不能控制進食量。第二個錯誤決定是:跟著出去夜遊看月亮時,不應該跟著走得飛快。明知道自己在飯後飽食時,只能以散步的速度走路的,只要稍微超過那個速度,我就會不舒服,但我還是跟上去了。第三個錯誤決定是:夜遊後回飯店,我便馬上洗澡、洗頭。明知飽食後,血液都在內臟流動好讓臟器可以消化食物,但我還是去洗澡了,結果不到十分鐘,反胃的感覺又出現了。當時只要一冷就不會反胃,但我白癡的堅持要把頭髮跟身體洗完,堅持的結果就是:慘案又發生了。

第六天
終於來到墨爾本。他比雪梨還要冷。而我的行李箱,本來只是一條現的破痕,這次更慘,箱角處新破了個洞,且破得更大。

照理說,經過兩次嘔吐,我應該不會再不謹慎了。沒錯,但是當天,我脫隊了,兩次。

我要鄭重聲明,這真的不是我的錯,雖然平常在參觀時,我會因為專心照相而常變成隊伍最後一人,但都沒有脫隊過。可是當天白天在忠烈祠參觀時,我明明是跟著同團的青少年走的,結果一轉頭,他們的人便不見了,我急著到處找,都沒看到人,看巴士還在,心裡想:不可能走這麼快就不見人影,可是內外都找過了就是沒人(中國人),急得我只好問門口穿軍裝的管理員,有沒有看到人出去?結果才知道他們上二樓。而湊巧的是,我有看到下到地下樓的階梯,卻硬是沒看到上二樓的階梯。(忠烈祠的樓梯都很長,因為每一層樓的挑高都比一般樓層高,所以我們進去的那層雖號稱一樓,但實際上可能在三樓高的地方)

當晚,在菲力普島看神仙小企鵝上岸時,也是同樣的狀況。我跟著同團的小孩(也是中學生啦!)走,(因為沒手錶,只好一直跟著人,免得時間過了不知道)走著走著,因為人潮眾多,我才跟著那孩子轉身看走道邊的小企鵝走路,不過一會兒,轉頭,便看不到他人了。看到前頭有熟悉的外套服色,本以為他們在前頭,便跟著走,哪知到了他們停下來時,卻發現竟是陌生人!當下,急得我飛快走回集合地點,果然,遠遠的,便看到全部的人都在了,只等我一個。唉~

第七天
沒行程,只等下午2:30的飛機。導遊說會趁早上的一點時間,帶我們去逛街。這天沒狀況。(幸好~~)只是我挺後悔沒買那羊毛衛生衣。雖說是精品街,但他們剛好在換季拍賣,衛生衣的定價原本就比免稅店便宜一點點,又打了五折,折合台幣大約750元就可以買到了(國內都要一兩千塊才買得到,羊毛可是澳洲土產啊)。而且國外衣服都有較大的尺寸,但在猶豫間,時間到了,我沒買,至今後悔莫及。

最後,領隊說我,狀況百出,讓他很擔心,還問我,家人到了沒?要我先出去看看,如果沒看到人,他用他的手機幫我打給他們問問。(我想他是擔心我困在機場吧,這幾天也是靠他的手機,才得以讓老弟打電話找到我,多虧他的幫忙)

我說:我也不知道為何這次會出這麼多狀況,上次去日本就沒這樣啊!再說,我爸媽會提早到機場等,若真的沒人在,我再找公共電話問就可以了,再不然,就包計程車坐到台北,再坐火車或客運回台中。以前也不是沒做過這種事。


總之,這次出國觀光,從頭到尾狀況連連,從事前準備到玩完歸國,狀況的發生都沒停過,但幸運的是都有獲得別人的幫忙,不過,同團的人對我的際遇倒是印象深刻的很,當然,多少也造成同團的人的麻煩吧。反正,我很遲鈍,既然感覺不深,就當作是船過水無痕囉!

 記于終於平安歸國後,台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