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在台北/「虛舟」蘇軾展演

 

【聯合報陳義芝】2013.01.30 04:15 am

那晚蘇軾來到台北
燈光亮起,寒食剛過
他紮了頭巾掛了髯口,用皮黃腔唱道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

彷彿一幢小屋正在江邊浮沉
一隻破竈因潮濕的蘆柴冒煙
一口鍋乾乾地吊掛梁上已好幾天
仰看淋濕了羽毛的
烏鴉啊
片片死灰

我從幕後走上他的舞台
卻見一撐傘女子手持書卷
與臨皐亭那滄桑的詩人倏地擦肩
她不免愕然停步,回眸
眼前不是羽衣蹁躚的孤鶴是誰
眼前,如在夢中

彷彿自夢中撐傘行來的女子
轉向西湖的山水行去
人影雜沓,消失
剩一湖瀲灩一山空濛,而月光
坐定詩人中秋那張書桌
以蜜柑酒傳呼我

這時南管幽怨
有人出場彈唱起琵琶
劇場布幕的夕光映照孟昶的宮闈
摩訶池傾斜了,疏星倒映
試問夜如何?
冰肌玉骨自清涼,他說
原是少年時的記憶

這時二胡將一曲陽關拉成飛雪
拉到燕子樓空佳人不在
兄弟的夢回,亡妻的夢斷
堂妹的夢迷,朝雲的夢碎
琴音悠悠不絕,不絕地響
天地如霜

白露橫江
清風也是一疋拉開的戲幕
一鬚生一巾生泛舟於赤壁
時序入秋我聆聽,他們唏噓辯詰
人生的變與不變
千年的水光以動畫重現

無數的年月逝去了。他知道
我在看他你在看他,我們都在看他
看時間這面巨大的牆,風雨
留下水痕一道道
有人在激湍,有人在危崖
有人仰望山頂的亭宇正在途中

時間是一座魔幻劇場
「有什麼歇不得處?」他從遠方來
心念一轉,掛鉤之魚即得解脫
彩排時正當這一幕導演喊停
和舞台總監比畫著,和音樂總監商量著
距離遠我聽不真切,彷彿是說

「蘇軾最後的字要題在哪裡?」
是在瓊州海峽的波濤裡?
是在中原瞭望的山色裡?還是
長江溽暑沉沉丹藥味的船艙中
當他來到鎮江金山寺,面目清癯
雨後的明月像虛舟漂行

卸下槁木般的身體
他,憑一幅畫像引領靈魂飛翔
黃州惠州儋州六個淋漓的字
燭照心頭
更被書家寫在一幅巨大的牆上
而瘴毒在胃中悶脹,堵住了
他最後要說的話

「不料萬里生還,卻將後事相託……
燈光亮起,霜降
耳邊有女子清亮的
播音:一蓑煙雨
藝文FUN輕鬆

全文網址: 蘇東坡在台北/「虛舟」蘇軾展演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7670345.shtml#ixzz2JTuf7UTA 
Power By 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