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2014-09-28【自由時報副刊】

祭樹文

 

◎李憲祈

 

我平生參加過兩次樹的葬禮,都在府城。說葬禮是有點危言聳聽,稱之為追思會倒較貼切。第一次在2007年11月間,好友因從事水果生意,半生與果樹為伍,業餘熱愛文史工作,常呼籲政府與民間共同保護珍貴老樹不遺餘力,他應邀到台南大學附小,為一場別開生面的「與莿桐爺爺說再見」音樂追思會演講,邀我同往。

 

那是一場令人感動而終生難忘的盛會,校長帶領全校師生,與社會愛心人士,以直笛、弦樂演奏、合唱、詩歌朗誦……為這棵高齡二百三十二歲的老莿桐樹送別,最後全校師生將手繪的祈福卡片掛在樹頭四周圍起的繩索上,五花十色的紙卡隨風搖曳,如天人合一共同送別老樹,令人動容。

 

第二場盛會是2010年5月間,台南市政府文化局結合民間團體,為孔廟園區內一棵因感染褐根菌而枯死的老榕樹,舉辦祈福茶會,由台南市長親臨主持,會中有府城藝文團體的表演,成大中文系教授朗誦自撰的新詩〈老樹之歌〉,還有現場泡茶佐以精美點心,在和風溫煦的老樹下,茶香、琴韻、歌聲、舞姿、朗誦聲……和著5月的蟲鳴鳥叫,如此天籟絕妙人間;最後大家更在祈福卡上寫下祝禱小語,頗有為老榕樹請命之意,返家後突發奇想,寫了一篇〈祭樹文〉。

 

庚寅年梅月,於府城孔廟,敬備鮮花素果奠祭老榕樹之靈:

 

嗚呼!老榕,汝生於清康熙年間,海東書院寧南門內,兵備道課士之所,而逝於民國百年之前的孔廟文化園區。吾家祖宅與汝比鄰而居,余兒時,常與童伴嬉戲於汝之膝下,玩彈珠、鬥蟋蟀、賽紙牌……度過無限歡樂童年,有時玩過頭被父母責罵,心裡難過,便跑到您的跟前,訴說心中委屈,您總是像爺爺般,用長長的鬍鬚撫慰我心靈;及至青年時期為愛情徬徨,亦常至汝面前向您傾吐心聲,您總鼓舞我堅持所愛,勇往直前。

 

吾嘗攜女友到您左右許下海誓山盟,也在您身旁留下珍貴的婚紗照,當我欲創業時,您呼喚著吾家後院的果樹群努力生產,結出豐碩果實,挹注我的創業資金。因感念您的疼愛,我投入文史工作,追查您的身世,得知在清咸豐7年,有一位由福建詔安縣渡海來台的名藝術家謝琯樵先生,曾繪一幅墨竹刊登在《文史薈刊》創刊號封面,其中一段文字「榕壇風月本雙清,十笏茆齊構竹成……」而連雅堂先生在《雅言》記載:「海東書院在寧南門內,為兵備道課士之所,內有講堂,堂前有老榕,為數百年物,為之榕壇……」由此推斷汝之年齡已逾二百年矣!

 

吾之工作雖忙,仍常撥冗去探視您,在2007年初,我發現您葉子變小且不再茂盛,原來是感染褐根菌,雖經市府全力搶救,卻仍回天乏術,為了公共安全主管機關將您截枝,我取得汝枝椏回家栽種,如今已盈尺,嗚呼!吾常以為汝將可存活上千年,而人類大凡只有百歲光陰,未料在我花甲之年,您已離我而去,如今我只能呵護從您身上取回的樹苗,讓它長大成巨樹,以為永遠的追思。

 

風雨交加的深夜,孤燈熒熒,遙想著福安坑溪的潺潺流水似乎在嗚咽,為了一株它曾孕育成長的老榕樹驟然枯逝,我心亦糾結,平生相伴的老榕已然謝世,幸存樹幹屹立,可供我們憑弔,聊表哀思,嗚呼哀哉!嗚呼哀哉!●

 

文章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1699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