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2   中國時報  【張輝誠】
 

     愛新覺羅.毓鋆(1906~2011),滿清皇族、儒家學者,在台開辦奉元學院,民間授學六十餘年,學生敬稱其「毓老」,去年三月辭世,享壽104歲。

     毓老師晚年(指九十五歲之後)上課與早年上課大不相同,早年著重各部經書、子書之文句的細部講解,晚年只專講各種「微言」、「要道」為主。晚年上課時更經常說許多期勉之語。從這些期勉之語,著實很能窺見毓老師晚年之心境、願望與一生之堅持。因此特摘錄於後。

     讀書,是為了明理

     如講實學之重要。毓老師說:「天天我說:燃眉之急。我要提醒你們,我每次開始就提醒你們:實學。我們這個班,專要造就領袖人才,不一定要當官,造就各種行業(專業)的領袖,不是說:行行出狀元!」

     毓老師期望學生能好好利用時間讀書,經常叮嚀:「老師永遠在看書,習慣了,停也停不下來,散步時也在腦海裡回味回味。我急,是來日無多; 你們急,是書太多。你們怎麼那麼大方,不在意時光!好好為學,不要浪費時間,給人間存精華。人一無所得,就空活了一生。誰利用時間多,誰就成功多,沒讀幾 本書,就要成名?歷代都有〈藝文誌〉,要寫進史書多麼難?但這些書而今安在哉?有誰記得幾本?千萬不要以為寫兩本書就留名了,只怕還沒簽完名就絕版了。人 只有自欺,絕欺不了人。老師還有幾年活,決不浪費時間,不和外面人打交道,也不接觸記者,要變成專學,才能深入。──多少人作學問,都是逢場作戲。又有多少人不懂得從根上作學問,想從中間插隊。──清朝有文字獄,才興起『考據學』!」

     毓老師上課時提起讀書的目的,是這樣說:「我希望再健康幾年,好好陪你們一段。真的是最後一班學生了。你們這點學問,也比不上宮女,古代沒有經過准許,宮女和太監都不許認字!你們如果只為了吃飯,那就不要讀書 了,讀書是最不容易的事,最辛苦的路,要把書讀明白,比登天還難。讀書,是為了『明理』,做人有做人的道理,修身有修身的道理。書,要能用,(從前)有用 的書都教過了;現在什麼書,都打動不了你們,學什麼都沒用。讀書,不明所以,和讀〈大悲咒〉不是一樣嗎?大悲咒,每天唸二十一遍,唸多可以唸七七四十九 遍,你要發瘋,整日唸也可以。」

     毓老師又講經書的作用,說:「經書不講玄學、哲學,完全是解決人與人之間的事、國與國之間的事,更要解決天下事。熊(十力)先生說,秦以 後都是『奴儒』之作。先秦還有言論自由,秦以後就沒有了,秦漢時,孔學就已經消失了。入聖廟者,哪個不是『名奴儒』?──你們同學個個都是入聖廟的材料, 因為對啥都沒反應;不用禪也很定心,因為不行動!」

     毓老師講「學生」的真實意涵:「學,就是覺。覺,知也,自知也。覺,也是效,『君子懷刑』,懷孔子之型,就是效孔子之型。知行合一才叫 學。學生,是要學『生存之道』和『生民之術』。學生,就得學『生下去』,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們為什麼笨,因為沒有人教你們用腦子。我無所懼,懼的是你 們腦子『空固力』!」

     文章,辭達而已矣

     毓老師講讀書人的責任,是這樣說:「讀書人的責任在何處?國家的高級知識份子,必須知道自己的責任:一技在身,治國安邦,使國治而天下 平。天下事,說的容易,做的難。實行的結果,就是善德與惡德。得了個博士,就是得了飯票,然後你混我,我混你。學位,不是鞏固飯票,而是責任加深了。稍微用點,都知道人的責任!」

     毓老師講人品的重要,說:「人最重要的是人品。我是情報出身,交朋友先看品德。中國人如何定朋友,你們好好看看《管子》。不忠的人,什麼都不能做!」也講用人之法,說:「用人是用其長處,我們一講人就講其短處,這是我們的短處。找人專找萬能之人,此謂不知人。」

     毓老師講鍛鍊自己的方法,先說立志。「人必得自己發憤,靠別人沒有力量。人就是志的堅持,窮也可辦事。有大志,就做大事業;沒大志,就做 專業。志,不是空的;去做才叫志,空想只是妄想。要有志,必得深入,否則一事無成;沒有志,不要做,虧待自己一輩子。」然後是練習口才:「好好練說話,辭 能達意,要有中氣。人沒有陽剛之氣,娘娘腔能談判嗎?口才不好,少說話,再笨的人也要藏拙。說出口,別人就有機會破解你;不說出口,別人不知虛實。兩岸的 問題都是靠嘴談判,台灣的生存就靠你們的口才和腦子。」又說必須學習外語:「學好外國語,要和他們的知識份子一樣好,才能使他們接受中國文化。老師什麼話 都學過,以前是日德意滿華邦交,歷史上講的混蛋,我都見過。」最後還要練習寫文章:「寫文章必得天天練,必要有文氣,文章,辭達而已矣。以你們寫的信能追 到女朋友,真是奇蹟!」

     成功,少不了挫折

     毓老講如何能夠度過災難,說:「中國學問就懂得度災難,老師就在屋裡坐六十年,別人說我:『老謀深算,詭計多端!』一個人在台灣,保存到今天,不容易啊。要養成事的精神,不可以投機取巧,不忠不孝。好好努力,為台灣幸福而 努力。別人失策,你的策呢?有空讀小說,為什麼不讀《戰國策》?太平宰相容易做,亂世英雄難起。亂世才能看練達。曾文正公,其時戰火連天,還與幕僚弈棋, 養鎮定工夫。文人不怕天下亂,亂世展長才,將軍還怕打仗嗎?學文的人就是要面對亂世,只怕沒智慧,不怕天下亂。」毓老師又說必須懂得防備人,就提起一件趣 事:「老師散步到三軍總醫院旁眷村,有人問:『老先生讀過中國書嗎?』我答:『沒有,我不識字。』又問:『信基督教嗎?』『我想上極樂世界!』對方說: 『那是迷信!』我說:『不迷信能糊塗嗎?』」毓老師又說應該怎樣待人,說:「過年時,學生回來拜年,海外的也回來,都是三十年的學生,替我跑腿的都是三十 年以上的學生啊。沒有德,辦得到嗎?」

     毓老師講如何才能成功,說:「成功的人是突破障礙的人,做任何事先想失敗該如何處理。不是沒開始做就開始做夢,見縫就鑽洞,挫折一到就受 不了,一看不會成功就放棄了。貪功喜譽,決不會成功,遇到難題,要事先準備,臨渴掘井也沒有辦法。沒有不可能之事,就是不肯為。成功、快樂和榮譽要留給別 人。事業成功,沒有白得的,必得努力,努力先樹德。」

     而毓老師最常感嘆的就是:「完成文化使命的人太少。」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061200548.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