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洪蘭】2011.08.30 
 
在最近一期的天下雜誌中,看到某高中的校長說:幾年前有位總統候選人在宜蘭long stay,有一天早上去到他學校的操場慢跑,被學生看見了。結果他花了不少時間跟家長解釋,他並沒有把政治帶進學校來。他很自豪他的學校絕對中立,沒有任何政治和宗教的立場。政治不介入學校是對的,但是我看了卻深深感到台灣有政治恐懼症,這對國家是不好的。 
 
台灣一向視政治為蛇蠍,其實政治是管理是眾人之事,本身不髒,是人的自私和貪婪使它變髒,讓潔身自愛的人不肯去做公職。我們希望全民參與,不希望人民對政治恐懼,因為放棄參政權的人,沒有抱怨的權利,一生的苦樂就由他人了。美國前總統詹森說:「真正自由的社會不是一個由旁觀者組成的社會。自由最深層的意義在參與,全心全意、熱情、理性的參與」,自己不做時,就不能怪別人做得不好。
 
這位候選人只是去運動,並沒有發表政見、或做競選宣傳。當他沒有從事競選活動時,他是中華民國的國民,有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和別的老百姓一樣,有權開放的校園慢跑。校長把政治不介入校園做字面上的解釋是不對的,依校長的理論,總統候選人連球賽都不能去看了,因為政治不能介入運動。 
 
因為我們對政治有這種錯誤的觀念,所以我們的學生在成長的過程中,幾乎沒有被教如何去檢視政見,更不要說學習去做理性的思考和獨立的判斷。出了社會以後就變成馬克吐溫所說的「盲從鄰居」的選民了。美國的中學生在每次總統大選時,老師都要他們就那年的主要政見,在課堂上做超出黨派的辯論。所有學生必須自己上網去找資料,研究中東戰爭、能源危機、泡沫經濟對美國社會的影響。這樣的作業做下來,孩子對影響他們未來的因素有所了解,將來可以用選票來導正國家的方向。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大部分選民已經習慣了跟著媒體起舞,不會自己動腦筋找資料、辨真偽,去作邏輯思考,來檢驗媒體的報導是否真確,還是背後有人在操作民意。例如前一陣子美國爆出狂牛病,美牛可不可以進口變成報紙每天必炒的新聞。很少人知道國家衛生研究院曾經計算過這個危險性:若是吃不帶骨的美國牛肉,感染狂牛病的機率是一兆萬分之七點一八;吃帶骨牛肉是一千億分之二點七,每個人每天要吃一一二公克的美國牛肉,連續吃三萬天才會累積到這個機率。我們一般人那裡會吃那麼多,那麼久呢?因此根本不必恐慌,但是我們恐慌了,因為我們沒有足夠的訊息來作判斷。
 
所以政治只要廉潔透明,就沒有什麼可怕,畢竟人是個群居的動物,無法避開政治。反而是教學生了解政見背後的含意,不要被候選人的稻草人(Strawman)誤導,才是校長最須要做的。候選人固然不可以來學校拉票,但是他當然可以來學校運動,我們如果會連這個分際都抓不住,還談什麼民主呢?
 
 
(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2011/08/30 聯合報】


全文網址: 洪蘭:盲從的政治恐懼症 | 名人堂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6558139.shtml#ixzz1WUgGSdGa
Power By 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