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莫那能/排灣族盲詩人】   2011.06.03
 

身為一位以漢文寫作,也會講福佬話的排灣族原住民,我想針對成大蔣為文老師嗆聲黃春明發表些許意見。

 

蔣老師表明應該多多使用母語/族語書寫,是值得肯定的,雖然我本身慣用漢文,仍鼓勵會排灣族語的朋友,以這種語言做為書寫工具。然而,蔣對於黃的責罵,是很荒謬的事情;寫作應該是有空間的,作家用自己熟悉的文字系統表達,儘管使用漢文,也還是台灣文學的一部分。

 

以美國的英語來講,它創造出許多屬於自己的用語或詞彙。因此,稱之為美式英語,用以和英國的英語區別開。

 

接著看台灣,福佬、客家,以及國民黨遷台後引入的各族群,還是以漢文來建構屬於自己的歷史文化與生活經驗。我們可以說,漢字及漢文的詮釋權是多元的,不應 該將它和中國扣上直接的關係。也因為漢文系統,讓各族群可以在口語不通的情況下瞭解彼此的想法。此外,漢文在這座島嶼發展自己的獨特性,它可以彌補其他台 灣族語不足之處。從這角度觀之,它其實豐富了台灣的文化。

 

如果只能用台語文寫作,將掉入台灣國族主義的泥沼,這對少數民族來講影響重大。在台灣四五百年的發展中,因為福佬人是台灣最大族群,他們的文化不大可能消 失,一旦強調福佬話是唯一的正統性,就有可能壓抑到其他族語。台灣相對於中國已經是弱勢,在台灣內部還要搞分化會阻礙發展;我們不該用法西斯的態度看待文 化演進,不然將讓其他族群感到緊張。

 

其實在生活中,即便我是原住民,使用福佬話也不覺得彆扭,反而有些場合還必須用福佬話才能表現出那種「氣口」。但是,將它泛政治化便會讓人反感。

 

也許從福佬人的角度來看,會覺得福佬話也處於式微階段,不過,我相信透過家庭教育可以彌補。

 

進一步來看,我這一代的原住民,成年後就離開部落,長久以來逐漸忘卻母語。因此,我認為最應該鼓勵原住民使用母語/族語書寫,因為原住民的價值觀和語意的表達,並非可用漢文全然表達。

 

總結來說,我也為排灣族語的消逝感到無能為力,但能做的就是盡力保存母語和文化。其實,每個族群擁有的權利應該同等,不該有位階關係,假若我們都能為保存自己的文化盡力,同時尊重他人的文化,豈不是一件美好的事?

【2011/06/03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OPINION/X1/6376732.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