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摘自《史記‧屈原賈生列傳》)

 

    恭承嘉惠兮,俟罪長沙。側聞屈原兮,自沈汨羅。造託湘流兮,敬弔先生。遭世罔極兮,乃隕厥身。嗚呼哀哉,逢時不祥!鸞鳳伏竄兮,鴟梟翔。闒茸尊顯兮,讒諛得志;賢聖逆曳兮,方正倒植。世謂伯夷貪兮,謂盜跖廉;莫邪為頓兮,鉛刀為銛。于嗟嚜嚜兮,生之無故!斡周鼎兮寶康瓠,騰駕罷牛兮驂蹇驢,驥垂兩耳兮服鹽車。章甫薦屨兮,漸不可久;嗟苦先生兮,獨離此咎!    

  訊曰:已矣,國其莫我知,獨堙鬱兮其誰語?鳳漂漂其高遰兮,夫固自縮而遠去。襲九淵之神龍兮,沕深潛以自珍。彌融爚以隱處兮,夫豈從螘與蛭螾?所貴聖人之神德兮,遠濁世而自藏。使騏驥可得係羈兮,豈云異夫犬羊!般紛紛其離此尤兮,亦夫子之辜也!瞝九州而相君兮,何必懷此都也?鳳皇翔于千仞之上兮,覽煇而下之;見細德之險徵兮,搖增翮逝而去之。彼尋常之汙瀆兮,豈能容吞舟之魚!橫江湖之鱣鯨[1]兮,固將制於蟻螻。


  [1]碧人按:此二字依《漢書‧賈誼傳》所錄之文字補改。



翻譯:

     我奉天子詔令帶罪來到長沙任職曾聽說過屈原是自投汨羅江而逝的今天我來到湘水託江水來憑弔先生您的英魂是遭遇紛爭的社會才逼得您自殺啊呀太令人悲傷啦您正趕上那不幸的時代鸞鳳潛伏隱藏鴟梟卻自在翱翔不才之人尊貴顯赫阿諛奉承之輩得志猖狂聖賢都不能順隨行事啊方正之人反倒屈居下位世人竟稱伯夷為貪婪盜蹠廉潔莫邪寶劍太鈍鉛刀反而是利刃唉呀! 先生您實在是太不幸了平白遭此橫禍丟棄了代傳國的無價鼎反把破瓠當奇貨駕著疲憊的老牛和跛驢卻讓駿馬垂著兩耳拉鹽車好端端的禮帽當鞋墊這樣的日子豈能長久? 唉呀真苦了先生您只有您突受這橫禍

    尾聲:算了吧!既然國人不了解我抑鬱不快又能和誰訴說?鳳凰高飛遠離了本應如此自引退效法神龍藏隱深淵底深藏避禍自愛惜韜光晦跡來隱處豈能與螞蟻、水蛭、蚯蚓作鄰居? 聖人的品德最為可貴遠離濁世而自隱匿若是有良馬可拴繫怎麼能說是異於犬羊類? 世態紛亂您遭此禍先生您自己也有責任您該遊歷九州選擇國君何必又對故都戀戀不捨呢? 鳳凰飛翔千仞上看到有德君子才下來棲息一旦發現危險徵兆就振翅高飛遠去狹小污濁的小水坑怎能夠容下吞舟大魚? 橫渡江湖的大魚最終還是要受制於螻蟻

翻譯文摘自:http://student.ndhu.edu.tw/~u9103029/fm1.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人 的頭像
碧人

這廂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