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花的碎念:
(2013.9.25)無明資料整理中.....

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由更新日期:2011/03/19

記者蔡宗憲/車城報導〕驚人新發現!有「市場魚博士」外號的海生館魚類專家何宣慶,去年底在台東魚市場意外發現一隻長相奇特的黑魚,高價向漁民買回研究後,發現是世界上未曾有紀錄的燈頰鯛,初步命名為「光燈頰鯛」,相當具有研究價值。

 

眼睛內就像配備手電筒,晚上就會從眼皮下翻出使用,一身全黑的燈頰鯛,在世界的相關紀錄上,僅有一九九七年在南太平洋發現的羅氏原燈頰鯛最相似,何宣慶原本以為是同一種,經過仔細比對發現是全新的種類。

 

何宣慶發現魚的眼睛下方藏有一個發光器,經過查閱相關紀錄,發現與南太平洋發現的羅氏原燈頰鯛極為相似,何宣慶指出,十幾年來沒有人看過第二隻羅氏原燈頰鯛標本,他原本以為是同種類,仔細比對後發現是全新的品種,也是北半球首次發現。

 

何宣慶表示,燈頰魚並不罕見,但進化過的燈頰魚種,會直接把發光器固定在眼睛下方,用來照明以找尋食物,這一類的燈頰魚則屬於未進化種類,生長在三百公尺以下的海域,燈不用時可以收縮在眼睛下方的口袋內,減少被敵人發現的機會,其他詳細的資訊還有待進一步研究解惑。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319/78/2objl.html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到非洲去旅行以前,很多人介紹我去一個小鎮,這個小鎮的原名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大多數人就叫這個小鎮K.S.,也沒有人了解為何它有這個名稱。這個小鎮的確與眾不同,最大的特點是它的郊外有很好的灌溉系統,也有相當多的樹木,據說,這是非洲樹木最密的地方,而這些樹都是近年來種的。灌溉系統當然不是新的,但是維護得很好,所以當地的人可以不愁缺水,農作物因此也可以生長得不錯。

 

我到了這個小鎮以後,發現好多地方都以K.S.命名,很多飯店叫作K.S.,當然為了區別起見,也會加一些字在前面,有一家飯店叫作East K.S.,我猜想大概還有West K.S.,我在街上閒逛了一陣,看到了一家咖啡館,就叫作K.S. Cafe,裡面布置得很好看,也有冷氣,我就進去坐坐。老闆是個中年人,很和氣,會講英文,他問我從哪裡來的,我說我是從台灣來的。他一聽到台灣,神情立刻一變,一再地向我問台灣的情況,從他的談話中,他是完完全全的台灣迷。我在非洲旅行,過去從未碰到任何人對台灣如此有興趣,大多數人根本搞不清楚台灣在哪裡,他對台灣如此有興趣,當然也使我非常高興,頗有受寵若驚之感。

 

我發現這位老闆話很多,就乘機問他為什麼這個地方到處都有K.S.的字樣,老闆這下就更加興奮了,以下是他所說的故事。

 

很多年前,有一個來自台灣的年輕人到這個小鎮做義工,這位年輕人是工學院學生,他在這裡有一年之久,一年之內,他教會了很多學生如何使用機械,這些機械都是他設法從台灣運來的,當地的高中接受了這些機械,也使他們的教育水準大為提高。

 

雖然這位年輕人力求生活的和當地人一樣,大家仍然知道他是當地最富有的人,他有電腦,有手機、電子照相機,他也捐了好多視聽器材給學校,這些器材都是當地學校買不起的。

 

那所高中的校長有點擔心他會被搶,就叫他住進學校裡去,在那裡,他也可以和學生一起吃飯,而且晚上還教他們一些技術。

 

可是,有一天,有歹徒進入了他住的地方,除了將他的那些相機等等洗劫一空以外,還殺害了他。這位年輕人的死亡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發現,警察來了,也查不出所以然來,可是,對這個小鎮的居民來說,可說是悲傷之至。因為他們沒有想到搶匪居然會殺害如此善良的人。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外來的人所幹的事,但是小鎮居民蒙受莫大的損失,他們失去了一位好的老師,也失去了那些有價值的機器。誰會保養這些機器呢?如果機器老舊了,誰會再給他們新機器呢?

 

小鎮居民以最快的速度告訴了年輕人在台灣的家屬,令他們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的家屬似乎早有預感,雖然非常難過,但他的父母表現得很鎮靜,並且立刻趕來參加年輕人的安葬。小鎮居民當然都參加了年輕人的安葬儀式。

 

年輕人是天主教徒,這個國家是天主教國家,所以可以在教堂裡舉行安葬彌撒,但是,這次彌撒卻是中文的,連聖歌也是中文的。主禮的神父一開始就解釋天主教強調「寬恕」,年輕人是天主教徒,當然一定會原諒殺害他的人。在彌撒結束的時候,年輕人的爸爸向大家講話,他說他的兒子在一個多月以前有一點奇怪的感覺,他認為極有可能會有人要來搶他的財物,而且他也極有可能喪失生命,所以他寫了一封信給他的父母,請他們心裡有所準備,萬一他在非洲去世,他們一定要原諒殺害他的人,他們如果不是如此的貧困,絕對不會淪為盜匪的。

 

那位年輕人除了要求他的父母心中不要有仇恨以外,還要求他的父母做一件事,他認為非洲最缺乏的基礎建設是灌溉系統,而他在台灣的父母很有錢,他希望他父親能夠出一筆錢來替這個小鎮建造一個灌溉系統。他跟小鎮的官員談過,他們知道灌溉系統的重要性,但是一直苦於沒有經費;他也希望他的父親替小鎮種植一片防風林,以防止小鎮的沙漠化。

 

年輕人的爸爸在葬禮結束以後的致詞中,承諾一定會完成兒子的遺願。而最令大家吃驚的是,這位父親展示了一幅中國的字畫,上面寫了兩個中國字,小鎮的居民完全看不懂。他解釋了這兩個字是「寬恕」,他要將這一幅字送給兒子服務的學校。

 

校長接受了這幅字,以後也就一直掛在校長室裡面,但是大家不會念這兩個字,念來念去總不對,後來有一位老師說,我們就用K.S.來念這兩個字吧。從此,這所高中改名為K.S.高中,這所高中所在的街道也改名為K.S.街,小鎮唯一的診所改名為K.S.診所,可想而知的是,有些飯館和咖啡館也改名為K.S.飯店、K.S.咖啡館……

 

為什麼小鎮居民對K.S.這兩個字感覺如此之好?不僅是因為年輕人的父親沒有對他們口出任何怨言,還真的派人來探測地理環境,小鎮因此有一個又長又寬的樹林保護他們,小鎮居民從來沒有看過如此美的樹林;灌溉系統完成以後,不停的有來自台灣的農業專家教他們種植適合的農作物,小鎮居民的生活改善了許多。

 

我一下子就找到了K.S.高中,我不好意思冒冒失失進入校長室,所以沒有看到「寬恕」這兩個字,可是我找到了年輕人的墓。墓地是一片青草,只有一塊銅牌,上面刻著K.S.兩個字,沒有死者名字,也沒有死者的出生和去世的年月日,據說,這是年輕人父母的願望,他們希望大家永遠記得的是他們的兒子有寬恕的美德,他們又知道小鎮居民已經將K.S.等同於寬恕,所以墓碑上只有K.S.兩個字。小鎮居民並不知道年輕人何時出生,但是都記得他是哪一天去世的,每年的那一天,總有人會在這個青草地上放滿了花。

 

青草地旁種了一棵柳樹,我注意到柳樹下有一個盒子,盒子上有一個按鈕,按鈕旁的說明顯示若按下按鈕,可以聽到好聽的音樂。我當然立刻按了一下,令我吃驚的是從四個揚聲器中,出來了我們中國的聖母頌,江文也的「聖母經歌」—「萬福瑪利亞,滿被聖寵者,主與爾偕焉……」。全世界都有聖母頌,大家都知道古諾的「聖母頌」,可是我們中國天主教徒喜歡唱的仍是我們自己人寫的中文聖母頌。我們的中文聖母頌叫作「聖母經歌」,幾乎沒有一個中國的天主教徒不喜歡這首歌,但是我現在聽到的歌,雖然是中文的,一聽卻就知道,這是外國小孩子努力地用中文唱出來的,他們不可能完全懂這些中文字的意義,他們知道來自台灣的年輕人喜歡聽這首歌,所以那所高中的學生就拚了命用拼音的方法唱了這首中文歌,他們一定想告訴年輕人,他將永遠活在他們的心中。

 

而我呢?在我聽到中文的「聖母經歌」以後,我忽然有了濃厚的鄉愁,我想立刻回到我的家鄉,不僅因為我可以大聲地用中文唱我喜愛的聖歌,而且我現在更加感覺到自己國家的可愛,因為我們的社會是一個懂得寬恕的社會。

 

在飛機上,我看到好幾起自殺炸彈攻擊的新聞,在伊拉克,一次爆炸炸掉了六十幾位無辜的老百姓。有自殺性攻擊,顯示世界上存有巨大的仇恨,要消滅這些恐怖分子,提倡寬恕是唯一的辦法。在飛機上,我睡著了,我夢到我坐的飛機是K.S.號,屬於K.S.航空公司的,而且是向K.S.城市飛去。

 

2010.09.01【聯合報】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就沒有等你,
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賞析

洪蘭(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回家吃飯」一向是歸屬感的指標,八○年代在美國看過一個片子《歸心似箭》,一個傷兵脫了隊,千山萬水就為回家,家的吸引力比地球磁場還強……

 

我平日習慣一邊吃飯,一邊看報,因為吃飯時,口 在忙,手在忙,但是眼睛是閒著,邊吃邊看的話,全身器官都不浪費。所以我一向是充分利用時間,嘴在努力增加我身體的營養,眼睛在努力增加我大腦的營養。那 天,正在啃饅頭時,眼睛在聯副上突然掃瞄到「黃春明」三個字。黃春明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人,因為他擇善固執,為理想,有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所以我立刻集中 注意去讀他的東西。讀完,難過得不得了,連嘴裡的一口饅頭都忘了咀嚼。天下想要自殺的孩子都應該先來看一 看這篇〈國峻不回來吃飯〉的小詩。看看一個作爸爸的人如何用日常生活的語言輕描淡寫地說出心中無可言喻的痛。我小時候看〈販馬記〉李奇哭監時,有一句「人 生三苦:幼年喪父,中年喪妻,老年喪子」。黃春明不老,但喪子之痛不論任何年齡層的感受都一樣。這篇文章是生命教育最好的材料,真該收入國文課本,讓所有 孩子都讀到。

 

詩一開始說,「國峻,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我 就先吃了,媽媽總是說等一下,等久了,她就不吃了,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還多了一些象鼻蟲」。不知道的人讀起來沒什麼,完全是爸爸在跟兒子說 話,但是知道的人,悚然一驚,因為國峻用他的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是永遠不會再回來吃飯了。爸爸比較能接受事實:知道你不回來,所以我就不等你,先吃了。媽媽卻是無法承受這個打擊,滴水不沾,家裡的米不但沒少,放久了,還變多了,多了些象鼻蟲。看到這裡就讀不下去了,可憐天下父母心哪!

 

再下去,「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 了,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媽媽什麼事都不想 做,連吃飯也不想。」孩子不在了,作母親的也就沒有燒飯的慾望了。大部分的中國母親都是為子女而活,挽著菜籃上市場時,想的都是孩子愛吃什麼,先生愛吃什 麼,所以爸爸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是為兒子燒飯的,兒子不回來,媽媽就什麼事也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我想起我要考大學聯考時,我媽媽很擔心我會在 考試時生病,影響考試成績,那時台灣還沒有冷氣,夏天天氣熱,晚上都是開電風扇睡覺,母親擔心我吹電扇不蓋被會著涼,所以一直交代要蓋被,因為她先睡,我 後睡,所以母親常常晚上睡一睡爬起來看一下,有時我還沒睡,專心做功課時,會被背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一跳,忍不住抱怨,叫她不要管我,母親總是說「媽媽生 下來就是要管你們的」。看到黃春明的詩才了解,的確,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了孩子忙的,沒有孩子,也就沒有了人生目標,什麼都不想做,連飯也不想吃了。

 

第二段說「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口氣有點哀怨,如果一個兒子一年都不回家吃飯,父母是要埋怨的,可是誰想到國峻去的是一個有去無回,不可逆轉的旅程呢?「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 友」,黃家的炒米粉是有名的,「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跟你一樣,他也不回家吃飯了」,這麼輕描淡寫的幾個字「不回家吃飯」,讀起來卻是這麼的傷 痛。

 

「回家吃飯」一向是歸屬感的指標,八○年代在美國看過一個片子《歸心似箭》,一個傷兵脫了隊,千山萬水就為回家,家的吸引力比地球磁場還強。

  

不回家吃飯了,不是不想回家吃飯,而是再也回不來吃飯了。自殺的朋友,在投環的那一剎那,有沒有想過再也不能回家吃飯了呢?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就沒有等你,也故意不 談你,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一個永遠是空的位子,父母是觸景傷情,怎麼吃得下飯呢?朋友笑他愛吃醋,飯菜都加了醋,黃春明說「天大的冤枉,望著那個 空位,叫誰不心酸?」兒子永遠地不能回來吃飯了,山珍海味,對父母來說,吃到嘴裡都是滿嘴的辛酸。看到這裡,國峻,我想拿大杖揍你,你怎麼可以對你的父母 做出這種事呢?你難道不知道死者已矣,生者長戚戚嗎?你何忍讓你的父母身受這種思念的煎熬呢?要知道那個心中的空位是沒有人可以替代的。

 

所有動過自殺念頭的朋友,請把這首小詩剪下來,放在你的皮夾裡,當你想做傻事時,拿出來看一下,你以為你瀟灑地走了,你沒有。相信我,你沒有。

  
2004/07/19聯合報】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春明主講/許正平記錄整理
 
五月底已如盛夏的氣溫中,2007 台積心築藝術季文學講座請來黃春明開講,清華大學合勤廳老早便爆滿期待的聽眾,其中不少青春男孩女孩,高中年紀,一代故事大師的感染力顯然歷久彌堅。黃春明彷彿無視於主辦單位精心備置的舒適沙發,大背包、格子衫、休閒褲,一身行旅般裝束上台,便從此站定,整整兩小時,娓娓道來他一路行走過的「文學生活」。黃春明首先幽自己一默,笑稱講題「我的文學生活」應該改成「一個不良少年的文學生活」。
 
因為從小在宜蘭羅東鄉下長大、打架打成習慣、相信著天下只能靠自己「打」出來的他,在年輕時最重要的文學養成階段,卻在家鄉的高中連遭兩次退學,之後負笈北上念師範,又一路從台北、台南,被退到屏東,台灣頭到台灣尾跑了一圈。鄉里間,都知道黃家出了一個很會被退學的子孫。屏東師範報到那天,黃春明說:「校長考我一題地理,問屏東再下去是哪裡,我理直氣壯回答,巴士海峽,校長拍拍我的肩,說都知道嘛,那就好好念,再退學,巴士海峽就沒學校讓你念囉。」
  
這樣的求學經過,當然也使得黃春明的文學關懷在一開始就不可能走上學院派的路。當大部分的文藝青年只懂在學校裡啃食經典與理論,沒書可念的黃春明只好離家打工。他曾經在被退學後,遲遲不敢回家,打算一個人乾脆在外面找個工作,消失於茫茫人海,了此殘生;卻也曾經因為在鄰近紅燈區的電器行打工,三天兩頭妓女們一呼喝,就去幫她們修電扇等各式家電,心底累積了這些鄉土小人物在社會打滾的形形色色,因而寫出了代表作之一,〈看海的日子〉。
 
鄉土是要用感情去認識的
 
黃春明認為,從童年的成長經驗到青年時期的社會經驗,是作家的準備期,也是人格形成的重要認同來源。長於鄉村又在市井底層翻滾過的這段經歷,也就深深影響了他日後認同鄉土、講鄉土故事的文學觀。他認為,鄉土是要用感情去認識的,而不只是弄懂經緯度的測量或地理知識,「土地不像人那樣會說I Love you,但以前的農奴卻願意以死捍衛自己的土地,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也因此,對待土地、記憶,黃春明是充滿感情的,也堅持要以感情去記憶鄉土。譬如,他回憶起媽媽過世的那天,那時他還不滿八歲,跟弟弟蹲在廟庭撿閒聊的老人啃完龍眼後順手丟在地上的果核,孩子們不花錢的天然彈珠。祖父來了,老人們問起恁媳婦身體有卡好無,難得大聲的祖父一把拎起黃春明,大喝:「死囝仔!恁阿母就要死去啊,恁擱在這玩!」回家後,不滿八歲的孩子還不懂生離死別,但大人們催促他趕緊跟媽媽說說話,他只好趨前,對媽媽亮出手中的果核,說:「阿母,你看,我撿這麼多龍眼核。」
 
日後,學校的老師問他,知不知道媽媽是哪一天走的?他想一想,答,龍眼很多的那一天。老師和同學取笑黃春明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記得,但他怎麼會不記得,他記得,每到龍眼開花的季節,媽媽的忌辰就快到了。對黃春明來說,那是比日曆上的數字更深刻的生命印記,也是他詩的發端,寫作的啟蒙。
 
老師把最珍愛的書送給他
 
只不過,有作家的才情,卻也要有足以迸發才情的機遇才行,這點,在同時具有壞孩子和詩人兩種特質的黃春明身上,似乎反映得更為明顯。黃春明的中學時代,他戲稱那是個「土地光復,語言卻還未光復」的年代,同學還在為口語如何能成為白話文苦惱,黃春明卻已因文章中閃現的詩的質地引起老師注意,但老師說的是:「文章要好,最好不要抄。」黃春明不服氣,要老師再給他出一個題目證明自己,老師說那就寫「我的母親」吧,怎知幼年喪母的他對媽媽早已印象模糊,靈機一動,寫,當弟弟妹妹吵著要媽媽,奶奶被吵煩了便撂下一句,恁阿母去天上做神,我去叨位給恁找一個阿母?這時,他便抬頭看窗外,看天上,天上有星星,有雲,但卻看不到媽媽。這回,黃春明戲稱自己取巧「打太極」,沒想到卻引起老師讚賞有加,從此認定了他的文才。
 
在黃春明的回憶裡,那是一個年方二十六,從大陸來到台灣的女老師,銅框圓眼鏡,陰丹士林的旗袍,白襪黑鞋的女學生樣。她對黃春明說:「文章要更好,要多閱讀。」於是,老師挑了兩本課外書送給他,一本是沈從文的《邊城》,另一本則是契訶夫的短篇小說集,都是上海啟明書局印的。「打開,書上寫滿密密麻麻的眉批,老師把她最珍愛的書送給我。」黃春明說。從此,黃春明開始進入文學的世界,當教育制度不斷地排擠他,帶來挫折打擊,而社會也開始陷入白色恐怖的氣氛中,他在文學裡找到一塊足以超越自身經驗與環境的世界,從這些作家身上,他看到了表達的渴望,深入人心的文字力量,可以抵擋世間的不公不義。但鼓勵他寫作的女老師,卻在肅殺的政治氛圍中被當作匪諜抓走,下落不明,直到中學的同班同學念醫學院時上解剖課,赫然見到躺在床上供作教材的大體,正是老師。多年後,第二屆國家文藝獎,文學類由黃春明獲得,領獎那一刻,「我突然不想講備好的得獎辭了,抬起頭看著天,我說:『老師,我得獎了。』」
 
曾任記者播音員為大眾發聲
 
黃春明終究是往文學的路走去了,並且帶著一支要為大眾發聲、富含人文色彩的筆。學校畢業、退伍後,黃春明在家鄉電台裡當過一段時間的記者播音員:「為了讓收聽的鄉親都能理解,我堅持用他們最熟悉親切的宜蘭腔主持,而且走出播音間,街頭巷尾到處去訪問,看哪裡有什麼有趣的事。」
 
有一次,某國小裡的一位老師突然發狂似地徒手打破全校的玻璃,還把自己鎖在教室裡,和大眾形成對峙,所有的記者們都當成頭條前往現場報導,並且以簡單的二元對立邏輯,直說這位老師瘋了,黃春明也在現場,他說:「我知道我不能像其他媒體那麼嗜血,我必須把那位突然失常的老師當成一般人看待,這樣才能理解行為背後的原因,其實作惡的人也有無奈、悲哀的一面。」這就是小說與新聞報導的不同,對小人物的同情與理解,對現實懷抱更人性的悲憫,黃春明至此註定要成為一個作者、一位小說家了。
 
承諾有一天要把「龍眼的季節」寫出來
 
回首自己的文學之路,黃春明認為那其實就是集眾人之愛把一個壞孩子呼喚回來的過程,屏東師範學校校長對一個退學生的接納,女老師對他在寫作上的鼓勵,甚至是爺爺沉默的關心,都在為了把他推向作家之路而準備著。台南師範被退學的那年夏天,他還記得,本來想在外面找個工作度過一生的,終於因為錢都用光而回到家鄉,近鄉情怯,但爺爺並沒有責罵,只沉默著,直到他再度啟程去屏東念書,臨上車前才匆忙塞了一筆錢給他,大男人的關懷,彷彿怕給孫子拒絕似的。「我想,一個作家並不是從小就志願的,而是這些點點滴滴造就了他。」黃春明說。
 
座談最後,現場觀眾詢問等待大師的小說新作很久了,近年忙著兒童劇團創作和在地文學刊物《九彎十八拐》編務的黃春明笑言,小說不敢肯定,但承諾總有一天要把剛剛說的「龍眼的季節」寫出來。不過,隨即他又幽了自己一默:「國峻常說,每次聽我喊著要寫〈龍眼的季節〉,喊那麼多年,顯然應該把題目改成〈等待龍眼的季節〉了吧。」


(2007/08/25 聯合報)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親子天下12月號   2010/12/02 

 

隨著考或不考,「作文能力」的命運要不身價百倍,要不就打入冷宮。

  
作文是以文字的方式來表達所思所感,如果孩子的生活中沒有機會將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恰到好處的表達出來,寫作文就是一件很辛苦、甚至很痛苦的事了。

 
我不是語文教學專家,但曾花不少時間到各處推廣親子共讀,當時對家長最有說服力的說法就是:讓你的孩子養成閱讀的興趣和習慣,作文就不會是太困難的挑戰。其實,這句話也不能說得太滿,我真的看過讀很多書,卻還是不會寫作文的人。

 
多年前認識一位文友,有次我說他文章寫得很好,他搖頭說他只是寫作文,不是寫文章。意思是,寫作是自己有感而發而想寫,作文是別人要求你寫!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寫文章這件事不是為了交作業得高分,而是要澄清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寫作文的困難,在於要考慮的不是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對權威的恐懼使我們忽略自己真正的感受,太在意別人怎麼看這篇文章。權威包括有權批判你的人(尤其是給你分數的人),所以很多小朋友開始寫作文就得擔心這樣寫大人喜不喜歡?心態上就是「你到底要我寫什麼」。

 
那怎麼辦呢?我建議從口語表達開始練習,尤其父母要先學著適切表達自己的感受。想想看,為什麼孩子寫日記只會寫流水帳?是不是在生活裡聽到的對話,多半限於吃飯、寫功課之類?難怪一般人的情緒用語大概只有「高興」和「生氣」。

 
例如,你一定看過記者問小朋友:「你今天來看花博覺得怎麼樣?」千篇一律的回答是:「高興!」更白目的問法:「你來看花博高不高興?」答案還是:「高興!」幾乎沒見過小朋友回答:「我看到很多沒看過的花,很高興能跟爸媽一起來,看到那麼漂亮的花,我很想回家也開始種花

 
至於生氣呢,那就是全民運動了。「你想要買一件潮T,爸媽不讓你買,你覺得如何?」,「生氣!」(為何不說失望呢);「新買的潮T不小心弄丟了,你覺得如何?」,「生氣!」(為何不說心疼或傷心呢)。

 

我不懂為何一籮筐的情緒詞彙,多數人只用高興和生氣來表達正向和負向情緒?當我們普遍對自己的感受那麼模糊,也難怪寫出來的「作文」千篇一律,而且一點都沒有「表達」的成就感。

 
為了幫助一些「愛你在心口難開」的人能突破,有人編了「說好話範本」,但若不是出於自己的感受,效果恐怕也只像罐頭笑聲,聽多了會___(填空題)。

 
想到前陣子好友寫的電郵裡說:「這10年因為有你們陪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10年。」我感動得眼眶發熱,卻看到後面的「p.s. 希望你們不會想吐」。怎麼會呢?言不由衷才會催吐,真心的言語和文字永遠值得典藏。

 
或許不必奢求,一天對家人講一句發自內心的感受,說不定過一陣子,孩子的作文就進步了哦。

 

http://parenting.cw.com.tw/blog/blogDocDetail.do?blogDocId=440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首先請參看:三八婦女節的由來一文來瞭解其箇中意義。
 
另外,職業婦女與全職媽媽都很辛苦。畢竟這個社會賦予女性的責任,一旦加上了媽媽、妻子的身份後(尤其是母親的身份),便多了好幾倍。當然,現在好多了。只是可憐男性的責任相較於以前是相對比較沈重囉!以下是網友「彩色天使」的文章,用同情理解的角度來看待兩種角色。(今天剛好看到,不然,這個問題原本我是不想撰文回應的。)
 
全職媽媽的壓力
 
全職媽媽的快樂
 
職業婦女的壓力
 
職業婦女的快樂

 
這樣看來,有工作(經濟能力)似乎是較好的。(因為這兩個角色都好累,但家庭主婦卻較易被視為沒有貢獻。)
  
這樣看來,單身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吼?
 
(不過我在職場上其實最討厭的就是已婚人士說他要接小孩帶小孩要照顧家庭,用這些理由去規避職場上要公平分配的責任,並把這些責任推到單身人士的頭上,而口氣又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合該單身者沒有家累所以就可以加班加工作似的。啊我們也是有社交壓力的呀~~話題扯遠了。)
 
總之,質疑為何要有三八婦女節的人,(理由:已經有母親節了啊!幹嘛要有兩個女人的節日?)
請看這三篇文章。
 
P.S.就算我單身好了,我也不想過勞死。謝謝。
 
碧人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題。
 
全文詳見:http://www.ptt.cc/bbs/Teacher/M.1299934910.A.6E7.html
 
這是篇轉自PTT的文章,內容是對《親子天下》中的「邁入新學習時代-老師一定要做的4個轉型」之回應。相當中肯也寫實的描繪出台灣教師在第一線教學現場的困境與實況。雖然所述之學生並非全部,卻也不是少數。所以,請別再指責老師食古不化了,好嗎?
 
推警句:

 
*我最痛恨聽到的一句話『老師~接下來要做什麼』

*台灣人最厲害的 就是 "假資優 真先修"
*
台灣的課程沒讓學生思考嗎?? 有!! 問題是他們有在思考嗎?

*我第一年出來教書時  
我總覺得學生會讀的是自己最有興趣的科目
回家後第一個想寫的作業是最有趣的科目
第一個想打開的課本是自己最喜歡的科目
後來... 我發現我錯了...
學生會念的永遠都是老師最兇的那個科目
至於品行成績良好的.. 喔.. 你放心 他們不會放掉任何一科

*台灣學生最大的問題在於缺乏責任感
沒恆心沒毅力禁不起挑戰
只挑有"興趣"的事來做
丟到哪個領域都是廢柴
講難聽點 當流氓也是要有恆心毅力的

*你會發現表現優異的學生 絕對不會只在一個領域發光
因為他不管做什麼事情 都是一樣的態度
也許他沒興趣 但一樣會堅持做好
台灣學生是輸在"態度" 不是輸在"程度"

*孩子的教育 是一場無法重來的實驗 你今天不管 就是一場無法預估的賭注!!

*我常覺得教育部是不是有共匪 正在從內部搞爛台灣
廢基測!! 考試躲的掉 升學躲的掉 作業躲的掉
『競爭』是我跟你這輩子都躲不掉的

*很多家長跟我說小孩子都不聽他的
我只能說 小學六年你都聽他的 他國中會聽你的才有鬼

*我最痛恨的一句話:老師你現在在講哪裡(我剛不是說了?)
(碧人深有同感~)


再推令人覺得會心一笑的句子:

*But!! 人生最機車的就是這個But!!

*But!! 人生最多元的就是這個But!!

*But!! 人生無所不在的就是這個But!!

*======我覺得我寫得真好分隔線=======

.
.
.
.
.
.
.
.
.
親愛的同學,你有上述讓老師抓狂的狀況嗎?
有的話,該好好反省了。
老師只能帶你一個階段,接下來人生只有你自己才能帶領你自己。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廖玉蕙】2011/3/3
 

        某位所謂的名嘴,在談話性節目中誤拿小說《中國珍珠:龍保羅日記》當史實,鬧出笑話。該名嘴辯稱相關資料是由製作單位先行準備,經討論後,再分配給來賓負責 講述。看到這則新聞,我們才恍然大悟,名嘴們說得口沫橫飛,原來是別人提供資料,由他們負責演出。難怪不管飛彈、幽浮或小道八卦,他們看似都能滔滔不絕地 夸夸其談。反正說錯了,不必負責,只要推諉給提供資料者即可;說對了,則毫無愧色的坐享專家的榮銜。

         名嘴上節目討論,當然得自己準備、說自己的話,否則怎稱得上是名嘴!如只是耍耍嘴皮子、以強烈肢體語言演述別人提供的資料,跟演員有什麼兩樣,難怪要鬧拿 歷史人物和小說角色打交道的大笑話,簡直不負責任到極點。這讓我不由得聯想起我們教學生學寫作文的目的,最精采作品不是旁徵博引的炫學之作,而是有屬於自 己精闢見解的文章。

         論說文固然如此,抒情、記敘文又何嘗不是。只是論說文直接說理;抒情、記敘文間接、婉轉呈現。沒有想法的抒情文叫做無病呻吟;沒有思想的記敘文必淪為流水 帳;沒有個人意見的論說文只是說別人說過的話,不免浪費筆墨之譏。所以,作文的終極目標是言之有物、論之成理,而不是花枝招展、眩人耳目。

         作文固然不辭前人的經驗或理論,但最後得翻出底牌—你自己的想法呢?有價值的學術論文必有所發現,言前人之所未曾言。可惜的是,我們往往看到的是徵引前人 的看法:孔子的、孟子的、荀子的、韓非子的…那你的想法呢?我…我…我贊成孔子!既然跟孔子一樣,又何必你煞有介事地重複陳述,我們直接研讀《論語》不就 好了!小學到國中的的作文,從造詞、造句到仿作、說故事、謀篇裁章…的一連串學習,只是基礎訓練,沒有高見不難想像;到了高中、大學,甚至研究生,如果還 停留在「鸚鵡學話」的階段,無法用自己的語言寫出自己的想法,那就真的失去寫作的意義了。

         今年學測的引導寫作,以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做出「大學生如不滿學校的處分,有權可提起訴願和行政訴訟」的解釋及台大李校長憂心可能因此造成師生關係的緊張為 題幹,要求考生以在學校的親身體驗或所見所聞,用「學校和學生的關係」為題,寫一篇完整的文章。一如所料的,因為學生一向只管模仿記誦,很少主動思考,文 章必然呈現大同小異,表現因此不盡理想。但學生沒能寫好,未必代表題目出得不好;我以為這個題目的出現深具指標意義!它宣告「說自己的話」的時代已逐漸到 來。

         往年無論學測或指考的作文題目,常常悖離學生的生活經驗,所以,考生東拉西扯,不外複製課本的說法,或揣摩命題老師的心意;如今,考題切近年輕人的生活, 雖然一向習慣將作文變成謊言競技場的學生一時還不慣說真話,難有獨特的秀異之作;但在考試領導教學的氛圍下,往後,學生勢必得開始凝眸注視生活。「以在學 校的親身體驗或所見所聞寫文章」,意味著學生不能再只是埋首教科書、凡事漠不關心,作文得開始學會觀察周遭,動腦歸納出意見,用自己的話,為生活找尋一個 說法、下一個最適當的註解。(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教授)

   
【2011/03/03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6186778.shtml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洪蘭】2011.03.02

 我的貓很黏人,我走到哪裡牠跟到哪裡:我在床上看書,牠睡在我的腳旁邊;我在桌上寫東西,牠睡在桌下我的書包上,但是牠從來不會像我以前養的那些貓一 樣,跳到我腿上來睡覺打呼,也不肯讓我摸牠的毛,勉強被摸一兩下,牠一定要站起來走開,而且每次我伸手要摸牠時,牠的第一個反應是伸出前掌來抵擋,只是爪子沒有露出來而已。

牠的行為很像被家暴過的孩子:他很需要你,一直跟著你,卻又不敢跟你太親近,怕一旦你變臉時,他會來不及跑。我知道牠原是流浪貓,這是牠在都市叢林討生活的後遺症,但是我收養牠也十年了,為什麼十年的安居樂業不能改掉牠流浪時的恐懼呢?

這使我想起以前的室友,那時水果還沒有開放進口,木瓜是窮學生吃得起的少數水果之一,我這室友不吃木瓜,寧可被別的同學嘲笑「裝有錢人」。有一天她姐姐從鄉 下來台北看病,順道來看她,她不吃我們拿出來招待她姐姐的木瓜,她姐姐就哭了,原來她小時候曾因偷吃木瓜被她父親毒打,說要把她的「賊性」打掉,打到昏死 過去。她從此不敢再吃木瓜,但是她自己並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問她時,她只說不喜歡那個味道,聞了會反胃,原來後面有這樣一個故事。

拜現在科學之賜,我們看得見大腦內在工作的情形,才了解大腦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生活中發生的每一個事件都改變我們大腦神經迴路的連接,我們常有一些說不出原因的偏好或恐懼,那就是童年記憶的痕跡。大腦對性命交關的經驗記得最清楚,只要是差一點死亡的恐怖經驗都會使這強烈情緒記憶的神經迴路聯結超強,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我室友對木瓜的恐懼,事隔多年,事實已經忘掉了,但這強烈的情緒仍在,一看木瓜就反胃;我的貓一定也是小時候,有人趁其不備,抓住了牠、凌虐牠,牠才會不敢 讓人的手接近牠。我很驚訝這類創傷記憶不受時間的侵蝕,沒有淡化。其實就貓的壽命來說,人類十年等於牠的五、六十年,差不多就是牠的一生了。

前幾天有個收養了棄兒的愛心媽媽跟我抱怨,這孩子來到她家已三年了,吃飯時還是拚命把菜塞到嘴裡,吃相難看,而且很自私,過年的糖果都抓到口袋裡,一顆也不 肯分別人。我現在知道為什麼:如果一隻貓十年沒有忘記牠童年的不幸,人怎麼可能才三年就忘記沒吃、沒穿的恐懼?他當然學會有東西吃就盡量吃,因為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有東西拿就盡量拿,拿在手上的才是自己的。我們以前都認為童年不重要,反正孩子還小不懂事,其實所有經驗都在大腦中留下痕跡,想到這裡,我們能怪那些被霸凌過的孩子看到學校的校門就會發抖嗎?

當創傷的記憶對行為有這麼大的影響時,我們該怎麼樣來幫助所有孩子,使他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呢?(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

 
【2011/03/02 聯合報】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文/馮傑】2011/3/8
 
 
1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專門屬於女人們自己的節日,叫三八國際婦女節。這是我八歲那年上小學知道的常識,保持到現在。

 

我不知道的是它竟起自1903年,就是在一百零八年前,這一個節日開始發芽、抽枝,自遙遠的美國芝加哥興起。那可是一群勇敢的女人,在中國該叫紅色娘子軍。她們罷工,和萬惡的舊社會叫板、瞪眼。以後,世界上有資格的女人們才年年要過自己的節日。

 

一個人能有屬於自己的節日往往是一種情感上的安慰,它更多成分是精神上大於物質上。因為在這一個世界上,在那些流失的時間裡,其中還會有一段短暫的時間,竟專門塗畫上了屬於你自己的顏色。

 

一個世紀以來,世界各國多種顏色的婦女們在為爭取到這一權利不懈努力,把這一天還弄成一個國際性質的。

 

在我們北中原鄉村,那裡的女人卻沒有自己的三八節日,我的祖母、外祖母、母親們,她們活一輩子,到死都沒有享受過這一世界上通用的節日。我妻子失業下崗, 風來雨去,也沒有自己的節日。那些在現實生活裡為了生計奔波的無數女人,都沒有自己的節日。因為她們都處在「國際之外」,這一個美好的節日與她們無關。

 

對那些鄉村女人而言,面對的是鍋碗瓢盆,享受節日也許是一種奢侈。

 

2

 

小時候我就知道,在北中原,屬於女人們自己的節日應該是7月7日的「乞巧節」。這才是鄉村中國的女人節。

 

這一天,如有明月升起,那些本村或相鄰的姑娘,往往會相邀七位志趣相投的同伴,神祕兮兮的,開始陳瓜果、設素菜於一方庭院,邀請來乾淨的月光,乾淨的星光,乾淨的風。這是要供奉傳說裡的織女。這一刻男孩子被拒絕介入。這一天人間鵲鳥全部退場。

 

這個女人的節日主題還與七枚細針有關:

 

會有姑娘建議,要包七個素菜水餃,每個裡面放一枚針,煮熟後每人發一個,大家必須從一頭咬去,如果先咬住針尖者就為巧,如果先咬住針門(穿線的地方我們叫 針門)則為笨拙。在笑聲裡,人人都不想當笨姑娘。怕傳出來嫁不出去。可是我知道,村裡到後來從來是只留下許多長得英俊的光棍,卻沒有一個嫁不出去的醜姑 娘。

 

第二步還要水中丟針,七位姑娘一起,每人在水中投繡花針一枚,若能浮在水面者就為巧。

 

最後,還有對月紉針或閉目刺瓜花。如果月光下一次就紉上針、刺準花者就為巧,若誰能連紉,連刺七次皆準,便會被擁推為本年度的「織女」。相當於現在每年評選出來的國際年度名媛。

 

露水厚重,星子垂落。終於,大家歡笑打鬧到夜深人靜之時,沒耐心的姑娘早一點回家,有的姑娘們藏在瓜棚之下,遙望茫茫銀河,要開始偷看牛郎織女的相會。在那樣的夜晚,鄉村瓜棚下,充滿了迷茫,悵惘,哀傷,神祕。忽然想起心事,就會黯然傷神。

 

瓜棚下,最後更多的一定是比露水要沉的失望。

 

第二天會有人問:看到織女嗎?

 

咬著嘴角,多笑而不答。

 

3

 

有多少鄉村女人享受過這一節日裡的遊戲啊,一代一代,那些北中原鄉下的女孩子,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另外還有一個本該屬於自己的節日。

 

她們手磨粗糙了,生活磨粗糙了,像蒲公英的小傘,她們一一嫁到遠方或近鄰,不管滿意或不滿意,都有不同的原因由不了自己。

 

在這個世界上,有時一個人一轉身,一生這麼快就過去了。

 

她們把屬於自己的節日漏掉了,那些女人只有在貧瘠的鄉村裡,在自己掌握不住的命運裡上下輪迴。更多的女人則是宛如風雨中的小舟,在汪洋裡最後被淹沒。

 

鄉村和城市是兩種範疇,兩者永遠有著有形和無形的距離。何況生活在那裡面的女人。

 

4

 

我當年在北中原一個善出廚師的小縣城當銀行小職員,孤寂地當了三十年,經歷過三十個這樣不屬於自己性別的節日。沾過二分之一的光,單位每到3月8號這一 天,有時那些領導們心血來潮,文化來臨,就要為婦女們放上半天清假。我們笑稱這是「娘們兒節」,女人則糾正說是國家法定假期。有時經過幾道貪婪的手回扣之 後,女人們還會發一副床單、一對枕套,或幾塊香皂洗衣粉之類。但這樣的機會不多。

 

如果要在這個節日裡加班發薪,我相信多數女人都不願意享受這個節日。在我們小城裡,一束五十元的玫瑰花往往不如一箱速食麵更具有現實主義意義。就像我寫的詩歌雖然外表優美,在現實裡卻通體飄散著貧窮的氣息。

 

我有一個做房地產的朋友,經歷豐富,充滿文化情懷,他既寫詩又掙錢,不像我只會一輩子寫詩,被我媳婦定為「又窮又酸」。這位儒商經常會有一些別人不理解的 創舉,像行為藝術,有一年要過三八婦女節,他說要為坐落在黃河邊上的老家做一件事。這一天,他沒有給村裡送去大米、衣服、禮品,也沒有玫瑰花,而是拉來滿 滿一大車衛生巾,說要贈送給全村的女人們,讓她們知道世上還有一種生活,裡面包含精緻。

 

村裡大多數人不理解。

 

他解釋說:我目的是想改變鄉村的生活觀念。

 

有的鄉村女人是第一次見到衛生巾。其實觀念是因為貧窮的緣故,觀念有時取決於物質。一個節日裡的衛生巾,並不能改變一個女人的一生,卻給她們送去了一些憧憬。

 

也許在中國城市工作的那些白領女人們,每到這個節日裡,能沐浴享受,她們甚至還會有「三八節鄉村一日遊」的活動,號稱返回自然,但那些鄉村裡的女人們從來沒有「三八節城市一日遊」的奢想。

 

把每一個日子都過成節日,這是每一個女人的夢想。

 

5

 

以我在現實裡的所見所聞,我可以肯定說,在三八節這一天,更多的中國女人與這個美好的節日無關,她們與悠閒擦肩而過。她們依然在這一個節日的邊緣上奔波, 更多的女人在護理家中的老弱病殘,護送嗷嗷待哺的孩子,在料峭的風中獨自行走,在望不到盡頭的歸路上,在蒼茫的荒野,在瀰漫灰塵的廠房,在城市某一條骯髒 的街道上……

 

她們是為了現實和生計。對她們而言,這個日子在生活裡和平時每一天一樣,並沒有發出異樣的亮色。

 

那時,她們有的也許知道世界上存在有這樣一個節日,有點遙遠,有點模糊,像一面春天脫線的風箏,在自己心裡飄搖一下。

 

還知道這個節日和每一天一樣都充滿艱難,是如此平常地流失走掉了。

 
【2011/03/07 聯合報】
 
http://udn.com/NEWS/READING/X5/6196009.shtml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森新聞  2011/03/04
 

神奇的醫療技術,竟然讓小嬰兒死而復生。這是英國伯明罕的一名小男嬰,出生時腦部缺氧,沒了呼吸心跳,沒想到醫生用最新的「冷藏療法」,用冷毯將小嬰兒冰了三天三夜,沒想到竟然恢復生命跡象。

 

3個月大的小北鼻傑米,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四處看,但誰能想像頭好壯壯的小傑米,這條命可是醫生叔叔阿姨從死神手上搶回來的。

 

出生時小傑米因為臍帶繞頸,失去呼吸心跳,醫護人員趕緊急救,恢復心跳,但因為腦部缺氧時間過久,醫生擔心腦部可能受損,嘗試用最新的「冷藏療法」將他包裹 在充滿冷水的毯子內,體溫下降至35度,以減緩腦部新陳代謝,增加腦細胞自行修復的時間,但溫度不能降太低,醫療團隊在72小時內,漸漸將體溫恢復正常, 療程完成之後,還住院觀察11天。

 

沒想到神奇的事發生了,小傑米的生命跡象慢慢回穩,最後健康出院,更令人振奮的是,小傑米恢復速度超快,3個月大的他,腦部斷層掃描一切正常,個性活潑又好動,現在只需要定期回診就可以。

 

醫療技術,日新月異,小貝比堅韌的生命力,也讓世人大開眼界。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304/142/2nfr8.html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新社 更新日期:2011/03/04 01:05 張佑之

(法新社巴黎3日電) 太空科學家今天說,他們可以說明太陽表面黑子消失2年的原因。這個難解之謎使有關太陽的主流理論遭到質疑。

 

太陽黑子在2008年和2009年幾乎消失無蹤,這顯示,在1個不尋常的長時期內,太陽活動減少。

 

天文學家對此感到困惑,因為在理論上,此1時期太陽活動應邁向11年週期的高潮,而此週期對地球生物有重大影響。

 

太陽黑子就是太陽表層高度磁化的帶電粒子,稱為電漿。電漿會在太陽表層流動,這種運動稱為「傳遞帶」(Great Conveyor Belt),類似地球上的洋流。

 

這個傳遞帶沿太陽表層移動,在兩極四周內陷,然後在赤道附近重新出現。

 

當太陽黑子開始消退時,表層的流動會將去磁的殘留部份捲走,並將其拖進太陽內部30萬公里深處,這時殘留黑子的磁場會重新充電。

 

這種再次磁化的電漿其後將重現表層,而太陽黑子於焉重生。

 

印度加爾各答科學教育研究所人員南迪(DibyenduNandi)提出了1個電腦模式,來說明太陽黑子消失的原因。

 

這個模式研究了2008─2009年的現象,並考慮到太陽內部、太陽的磁力「發電機」、傳遞帶以及太陽黑子重新充電並恢復浮力的方法等因素。

 

結果發現,傳遞帶將衰退的黑子拖進太陽核心進行充電,但此次過程進展太快,使黑子無法充份恢復生氣,進而無法由太陽內部浮現表層。(譯者:中央社張佑之)1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304/19/2neuu.html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1/03/04
 

(中央社台北4日電)中國大陸江蘇省泰州市1處工地近日出土1具明代女屍,不僅五官完整,連頭髮都還在。

 

這處工地共出土3副明代棺木,其中兩副是夫妻異穴合葬墓,只有這具女屍保存完好。

 

棺材打開時,女屍幾乎全身浸泡在黃褐色的棺液裡,臉部輪廓清晰,眼耳口鼻完好無損,甚至眉毛都一根根清晰可見,宛如睡著一般。

 

從外表判斷,死者可能是50、60歲女性。女屍衣帽完整,腳上穿著棉布製成的小靴子,身下墊著棉被,被子下還有燈芯草和草紙等物品。

 

新華社引述考古人員表示,墓穴內未發現珍貴文物,也沒有墓誌等文字性文物,因此墓主身分難以辨識,只能確定是平民。

 

考古人員說,屍體保存情況如何,要待除去衣服後才能確定,但從考古人員提著棉被將女屍抬出棺木時的手感判斷,女屍比較僵硬,身上衣物也未見塌陷,保存完好的可能比較大。

 

先前,泰州已出土3具不腐屍體,都是明代人。

 

專家分析,屍體不腐主要得益於澆漿墓的密封性,這種利用熟糯米和石灰製成黏稠的混合物硬化後,強度堪比混凝土。棺液可能是滲進去的地下水,棺液的浸泡創造了相對恆定的環境,也有助於屍體保存。1000304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10304/5/2nfon.html
 

碧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